儿童药“禁用”后需更多“适用”

  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其官网发布关于修订含可待因感冒药说明书的公告将说明书中禁忌证及儿童用药中有关内容均修订为18岁以下青少年儿童禁用本品这就把此前的年龄限制从12岁提高到了18岁这类药品将彻底告别儿科。

  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其官网发布关于修订含可待因感冒药说明书的公告将说明书中禁忌证及儿童用药中有关内容均修订为18岁以下青少年儿童禁用本品这就把此前的年龄限制从12岁提高到了18岁这类药品将彻底告别儿科。  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其官网发布关于修订含可待因感冒药说明书的公告将说明书中禁忌证及儿童用药中有关内容均修订为18岁以下青少年儿童禁用本品这就把此前的年龄限制从12岁提高到了18岁这类药品将彻底告别儿科。

    
  禁用是原因这类药具有较大的毒副作用尤其具有较强的成瘾性儿童用药久了会产生依赖儿童禁用是对青少年的一种保护。近年来许多儿童药品都修订了说明书多种过去常见的儿童药品被禁用于儿童。这样做无疑是准确的但也要看到禁用之后还需推出更多儿童适用药品否则儿童可选择的药品越来越少就只能将成人药品掰着吃或到海外代购这同样足够了风险。

    
  因此在修订儿童药品说明书时国家有关部门配套推出了一系列政策。比如今年2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和科技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和促进食品药品科技创新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重点支持创新药、儿童专用药等药品的研发。今年4月一个专项资金支持计划出炉被业内解读为儿童药品研发生产破局在即。可以看出有关部门已就儿童药品做了两手安排:一手是加快儿童药品的淘汰进度另一手则是推进儿童药品的研发生产。

    假如他国这两手并采取一致的行动禁用极可能加剧儿童药品的短缺程度。
  儿童禁用只需药监部门印发一个公告即可研发生产更多适用于儿童的药品却需要众多药企共同参与且必须经过持续努力。而儿童药品研发一直是一块短板比如当2017年含可待因药品禁用于12岁以下儿童时市场上并他国出现充实的可替代药品如今这类药品的禁用范围进一步扩大研发可替代药品就显得更为紧迫。

    其他儿童药品也是如此禁用能提升儿童的用药安全但无药可用的窘境让人快活之后又难免犯愁。
  对于儿童药品既要看到禁用的必要但更要看到适用的紧迫。禁用的步伐越快开发适用性产品的责任也越大两者均属于确保儿童用药安全的基本前提都不应被忽视。